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9月18日: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
作者:石寨生 任亚东 | 来源:伟大中国梦【官网】www.zhongguomeng2013.cn | 点击: | 发布日期:2019年09月18日

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!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”伟大中国梦【官网】宣。

 

1931年9月18日 (辛未年八月初七)

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

 

    在83年前的今天,1931年9月18日 (农历八月初七),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。
 

9月18日:东北军入关,中原大战立分胜负
日军装甲车侵入沈阳

    1931年9月18日(距今已83周年了),日本关东军制造“柳条湖事件”,对中国东北地区发动了武装进攻。

    柳条湖位于沈阳内城以北2.5公里处,在沈阳站与文官屯站之间,关东军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作为爆破地点,其原因有二:一是这里较为偏僻,便于行事;二是距东北军北大营较近,便于诬为中国军队破坏,也有利攻击。

    18日22时20分,炸药点燃,一声巨响,震荡长空,炸毁一段路轨。以爆炸声为信号、早已准备好的全副武装的日军,便向预定目标攻击,同时沈阳站附近的日军大炮向北大营猛烈轰击。23时46分,花谷正以土肥原的名义给旅顺关东军司令部发出第一份电报,谎称中国军队在沈阳北部北大营西侧破坏了铁路,袭击日本守备队,日中两军在冲突中。接到电报后,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、参谋长三宅光治、参谋石原莞尔等人紧急研究对策,一致认为此时是诉诸武力的“绝好机会”。本庄繁当即决定,按照预定的计划,迅速将主力集中到沈阳,先发制人,“惩罚”中国军队,占领东北三省。

    19日凌晨1时30分至2时之间,本庄繁向关东军下令:驻辽阳第二师,驻公主岭独立守备队第一、第五营等迅速开往沈阳,攻击该地中国军队;驻长春步兵第三旅准备进攻长春。同时,还向驻朝鲜日军求援。最后,本庄繁将他的命令及战况正式报告给军部。为了便于指挥,19日凌晨3时30分,本庄繁率领关东军司令部火速赶往沈阳。

9月18日:东北军入关,中原大战立分胜负
    9月18日夜,日本在沈阳的驻军只有独立守备队第二营和第二师的第二十九团,人数仅几千人。柳条湖事件发生后,日军连夜向沈阳增兵。驻扎在铁岭的部队,于19日凌晨4时到达沈阳,配合第二营于5时30分占领北大营。与此同时,驻扎在海城和辽阳等地的第二师所属部队及师长多门二郎也于19日凌晨5时抵沈阳,与原来驻在沈阳的第二十九团一起行动,6时30分占领沈阳内城。然后该师又与独立守备队采取联合行动,向距沈阳10公里的东大营进攻,日军南北夹击,东北军和讲武堂学员不战而退。中午12时许,日军占领了这个东北军的第二大营。由于东北军绝大多数部队执行了蒋介石“不准抵抗”的命令,一夜之间,日本侵略军便轻而易举地占领了沈阳城。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、辽宁省政府、兵工厂、飞机场及一切重要军政机关和东三省官银号等悉被占领,所有驻省城的军警均被缴械。仅沈阳兵工厂,即损失步枪15万支,手枪6万支,重炮。野战炮250门,各种子弹300余万发,炮弹10万发,东三省航空处积存的300架飞机,尽为日军掠去;其唯一的金库所存现金7000万元,亦被洗劫一空。

    9月18日夜里,关东军在南满铁路沿线展开了全面攻势。19日,日军攻占南满、安奉两铁路沿线的重要城镇营口、田庄台、盖平、复县、大石桥、海城、辽阳、鞍山、铁岭、开原、昌图、四平街、公主岭、安东、凤凰城、本溪、抚顺、沟邦子等地。19日凌晨4时,日军向长春发动总攻,中国守军奋起抵抗,后在吉林军署参谋长熙洽“毋须抵抗”的命令下含愤撤退。当日22时许,长春陷落。

    9月6日,张学良电令驻沈阳北大营旅长王以哲:“中日关系现甚严重,我军与日军相处须格外谨慎。无论受如何挑衅,俱应忍耐,不准冲突,以免事端。”同日,又电臧式毅、荣臻称:“对于日人,无论其如何寻事,我方务须万方容忍,不可与之反抗,致酿事端。”参谋长荣臻命令北大营驻军:“不准抵抗,不准动,把枪放到库房里,挺着死,大家成仁,为国牺牲。”

    驻沈阳北大营的东北军第七旅,8月间即预感到日军要采取行动,旅长王以哲专程到北平请示张学良。张学良说:“蒋指示暂不抵抗,准备好了再干,一切事先从外交解决;……遇事要退让,军事上要避免冲突,外交上要采取拖延方针。”王以哲根据这一方针,决定对于日军的进攻,采取“衅不自我开,作有限度的退让”的对策,“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全军退到车山嘴子附近集结,候命行动”。这样,不抵抗主义,从中央到地方层层下达,贯彻比较彻底。结果造成大片国土轻易地落入敌手。满铁的土木建筑公司经理神谷仙次郎在日记中,夸耀日本侵略军进攻“北台(大)营的战争,创造了世界战争的记录,敌人有1.2万人,而关东军用650人即以1/20的兵力,战斗7小时,就把它攻占了”。沈阳的陷落,也并不是日军攻陷的,基本上是从敞着的大门开进来的。当日军进攻北大营时,沈阳城门大开,荣臻和臧式毅会商应付办法,认为日领事馆已经说了日军不进城,“如果进城,吾方即闭城门,日军亦可用炮击毁,不若开城听其如何”。果然。日军一炮未发,便从敞开的城门进入城内。

    事件爆发后,蒋介石仍令不抵抗。目居北平的张学良一夜之间十几次致电南京蒋介石请示,均不准抵抗。蒋指示张学良:“日军此举,不过寻常寻衅性质,为免除事件扩大,绝对抱不抵抗主义。”在这种不抵抗政策下,拱手让敌,使东北大好河山沦于敌手。

 

 

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!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”伟大中国梦【官网】宣。

 

1936年9月18日 (丙子年八月初三)

阎锡山发起“牺牲救国同盟会”

 

    在78年前的今天,1936年9月18日 (农历八月初三),阎锡山发起“牺牲救国同盟会”。

9月18日:东北军入关,中原大战立分胜负
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所在地

    1936年9月18日,山西省统一战线性质的抗日救亡组织“牺牲救国同盟会”在 太原成立。阎锡山任会长,戎伍胜、宋劭文等担任委员,在山西各县都设有分会。牺盟会提出了“不分党派,不分男女,不分职业,只要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,一齐动员起来,积极参加一切救亡运动”的总纲领。

 

 

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!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”伟大中国梦【官网】宣。

 

1941年9月18日 (辛巳年七月廿七)

中日第二次长沙会战

 

    在73年前的今天,1941年9月18日 (农历七月廿七),中日第二次长沙会战。
 

9月18日:东北军入关,中原大战立分胜负
进犯长沙的日军正向中国军队炮击

    1941年9月18日,日军集中兵力向新墙河一线展开猛攻,第二次长沙会战正式开始,由于第九战区对敌情判断有误,中国军队正面防备不足,日军在2天内便完全突破新墙河防线,并推进到汨罗江北岸。第九战区急忙布置汨罗江南岸防御,并集结部队,伺机自东南向西北侧击南进日军。由于双方实际战斗力不相上下,战役打得十分激烈。后来,第九战区的作战密电两次被日军破译,致使第九战区部队遭到严重损失,20日,日军在骆公桥至浯口之间强渡汨罗江,26日,日军主力向长沙猛攻,在捞刀河一线击破第九战区主力部队之一的第七十四军。27日晨,日军以猛烈的炮火轰击长沙中国守军阵地,然后发起集团冲锋,中国军队在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后,官兵伤亡惨重,长沙终于于中午被日军攻破。第九战区部队虽然被迫撤出了长沙,但仍积极组织反攻。

 

版权所有:北京联创求是文化中心 国家组织机构代码:91110106091872217E 中央办公厅出版社(西苑):ISBN978-75151-0348-8
传真:01066242866 官方微信:qiushi652460990(东方红) 投稿邮箱:qiushiwang@yeah.net 通讯地址:北京100005信箱08分箱
工信部《信息安全管理师》:牛艳峰—高级证书:150051140300034 任亚东—高级证书:150051140300035 法律顾问:北京律师王红军 王海永
中央公益机构(残)证号:41272519720209067X13 工信部备案:京ICP备14008639号-8北京市公安局备案: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5号-1